【庆祝派对上的男孩子】(完+番外)【作者:敏 (kwanmingmin)】   另类小说 
字数:518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「恭喜你,维克托!」

  「噢,维克托,你真是太漂亮了!」

  「看,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小天使!」

  在我家中举行的派对上,我的朋友们都热情地祝贺我。他们逐一上前拥抱和亲吻我,讚美我身上所有的一切。或者我应该说,是我身上所没有的一切:没有衣服,没有毛发,没有卵袋,没有鸡鸡,什么都没有。我骄傲地站着,让朋友们用羨慕的目光注视我的裸体,庆祝我成功接受阉割。

  派对开始后,他们都脱下自己的衣服,跟我和哥哥一样光着身子。我的哥哥,威利,在两年前已经阉割了。除了我们兄弟俩,今天共有十个男孩子出席,他们的鸡鸡都变得硬梆梆的,我开心极了!

  「谢谢你,西蒙!」我吻了他的嘴唇,然后吻了他的身体,直到我跪在他面前,含住他的鸡鸡。西蒙一边捧住我的脸庞,一边把鸡鸡在我口中抽动。不一会,一股温热的精液便喷射在我的口里,使我感到相当兴奋。当我吐出西蒙软垂下来的那话儿时,大家都鼓掌欢呼。

  「谢谢你,森姆尔!」接着,我一个一个亲吻派对上所有的男孩子,用我的唇舌欢迎他们的鸡鸡,代表我对他们的答谢。你知道吗?喝下十个男孩子射出的新鲜精液真是太棒了,就像喝下十种不同味道的鸡尾酒一样!

  「看你这个小贱人,要是我还有鸡鸡的话,肯定被你吸得一乾二净了!」威利一说,大家都笑了起来。

  「那么你再长一根鸡鸡出来啊,太监!」我轻拍他平坦的裆部,对他扮了一个鬼脸。

  「如果我是太监,那你是什么东西?」威利还以颜色,一手把我推倒,一手抓住我那同样平坦的裆部。赤裸的我俩扭成一团,在嘻嘻哈哈的笑声中互相戏弄着……

  为了防止性罪行和性疾病,新的《男童管理条例》在五年前开始实施。从那时开始,任何男童必须在年满十五岁时切除全部生殖器,否则会被剥夺公民权利。男童在阉割之后,一般都会邀请朋友们开派对庆祝,炫耀他们身上的成就。威利成为阉孩子的时候,我们也替他开了个派对,那时候我还有鸡鸡和卵袋呢!
  一个月前,正是我的十五岁生日。我一直期待自己能像哥哥一样,成为一个完美无瑕的阉孩子。在我生日的前一晚,也就是我被去势的前一晚,我实在紧张得难以入睡。我决定到威利的房间找他谈一谈,也许这样会有点帮助。

  「维克托,怎么了?睡不着吗?」

  「嗯,我不知道……我很期待明天的事情,但是……」

  「你一定很害怕被割掉鸡鸡吧?不用怕,看着我。」

  威利坐在床边,褪下了他的裤子,并张开大腿,让我清楚看到他的裆部。虽然我已经看过很多次了,但是它还是那么吸引我的视线。威利的两腿之间滑溜溜的,什么都没有,远看起来像个女孩子般,却又没有女孩子的那个……你知道的,东西。

  「我知道没有鸡鸡是什么样子,我知道我不能站着尿尿,我知道我不会长鬍子,我知道我不能结婚生孩子,我知道的,这些我都知道……」

  我哭着拥抱威利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他吻了我的脸,轻轻抚慰我的背,然后慢慢解开我睡衣上的钮扣。我们俩脱得一丝不挂,在床上躺卧着,我的鸡鸡马上硬了起来。

  威利把身体倒过来,一边轻握着我的卵袋,一边埋首舔我的鸡鸡。那感觉太美妙了!我也亲吻了他空荡荡的裆部,那个曾经有鸡鸡的地方。威利颤抖了一下,显然阉孩子的那话儿还是相当敏感的。我的鸡鸡在舌头的拨弄下,很快就到达高潮了,当我把鸡鸡抽出威利的嘴巴的一刻,精液顿时射到他的脸上,我们也静止了下来。

  威利擦了擦脸上的精液,又再倒过来抱住我。射精后的我感到十分软弱,就像我渐渐缩小的鸡鸡那样。尽管威利是个缺少什么的太监,而我是个完整的男孩,这一刻彷佛我才是需要保护的弱者,我的鸡鸡和卵袋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  「你现在很失落吧?男孩子只要一射出来,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,但是当你像我这样阉了,反而可以感受到更多。」

  「我爱你,哥哥。」「我也爱你。」

  我躺在威利的胸口,而他轻轻抱着我。我们再也没有说话,而我就这样赤条条的,倒在哥哥怀里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早上,威利和我出发到诊所去。我们挂号登记后,不消十五分钟,一名女护士便把我们带到手术室里。

  「维克托,你好。这是你的哥哥,对吗?」我点了点头。

  「所以,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吧。」护士瞧了瞧威利的裤裆,显然她知道这是一个阉孩子。

  威利很乾净利落地脱去我身上的衣服,让我赤裸地躺在手术床上。

  「哇,多么漂亮的男孩子!」

  护士向威利递上一个贴有我名字的玻璃瓶子,同时抛了个眼色,示意他进行下一个步骤。威利把瓶子放到我的腿间,然后用手抚弄我的鸡鸡,我尴尬得闭上双眼,让他为我最后一次自慰。当我要射出来的时候,威利用瓶子收集了我的精液,并交给护士。

  我的那话儿再次软垂下来,护士用棉花为我的下体涂抹消毒药水。那时候,一名女医生进入了手术室。

  「维克托,我是莎莲娜医生。你知道今天要进行什么手术吗?」

  「阉……阉割手术。」我害羞地回答。

  「太好了,勇敢的孩子。我将会切除你的阴茎、睾丸和阴囊,并为你重造一个尿道出口,大概就在你阴囊底下的位置。明白吗?」

  「明白。」

  「太好了,现在闭上你的眼睛,直到手术完成后你就会醒来。」这时她放下一个口罩,盖住我的口鼻,麻醉气体慢慢地让我失去了知觉……

  「维克托,维克托……」

  在朦胧之间,我听到威利叫唤我的声音。他站在床边,握着我的手,女护士就站在他的旁边。

  「噢,你醒来了!恭喜你,亲爱的!」威利高兴地亲吻我的嘴巴,那感觉很好,真的很好。

  威利扶着我勉强坐了起来,我看见塑胶管子从我的腿间跑出来,可是在麻醉的影响下,我完全感觉不到我的下半身。

  「我……可以看吗?」「当然!」

  护士褪下我身上的盖被,我还是赤身裸体的,但在这一刻,我十分期待看到自己的裸体。当盖被褪到我的腰下,我有点失望,因为我的裆部被纱布完全覆盖着,只露出一根长长的塑胶管子。我看不到自己的那话儿现在是什么样子,不过从平坦的纱布可以看出来,我大概已经被去势了。

  「噢,我亲爱的小太监。你准备好了吗?」

  我用力地点头,恨不得护士立刻解开那块纱布。当纱布打开的时候,我可以清楚看到,从前挂着鸡鸡的地方,现在是一道长长的伤口,一直缝合到我的屁股前面,从前是卵袋下的地方。那儿正插着塑胶管子的洞洞,应该就是新的小便处。护士为我的裆部涂抹了消毒药水后,再次盖上了纱布。

  「现在你的伤口还没癒合,等到癒合好了,医生会为你拆除尿管,到时候你就要自己坐着尿尿了。好吗?」

  「嗯,好的!」

  当麻醉效力渐渐减退的时候,我感到下体一阵阵痛楚。没错,割掉鸡鸡是一件很痛的事情,我必须不断服止痛药才能维持下去。而且我不能时常下床,只能在床上透过尿管小便,并由护士替我浣肠。而威利会替我洗身和喂食,当我想起他被阉割时经历过同样的痛楚,我心中为他感到十分骄傲。

  直到一星期后,我才可以勉强下床,坐在轮椅上走动。我的伤口仍然会痛,但已经好了许多。即使我下床了,插着尿管的我还不能穿上裤子,只能赤身盖着被走动。这并不要紧,反正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暴露了,我只想大家知道我是个漂亮的阉孩子。

  再过两星期后,我的伤口差不多癒合好了。莎莲娜医生满意地查看了我被阉割的地方,并替我拆下所有纱布和尿管。

  「好了,维克托,现在你看看自己。」她让我慢慢下床,赤裸裸地站在一面全身镜前。我的身体一片光滑,裆部是空空的,没有鸡鸡和卵袋,也没有毛发,只有一道浅红粉嫩的伤口。腿间靠近屁股的地方,是一个小小的尿道口。

  「多漂亮啊!」威利从后紧抱着我,他的弟弟现在和他一样,是个太监。
  「现在我们是名副其实的兄弟了!」我高兴地说。

  不久,护士带来了一个马桶,让我尝试自己坐着小便。那感觉好奇怪,我感到一股尿液从小便口排出来,我却不能控制它出来的方向,它只是自然地向下流进马桶里。当我尿完的时候,威利教我用纸巾抹乾下面,是的,就是跟女孩子小便差不多。

  出院前,威利为我穿上新的衣服,上面醒目地写着「我是阉孩子」。他还为我准备了阉孩子穿的内裤,就是裆部像女孩子贴贴服服的那种,因为我那儿肯定不会再有什么凸出的东西。但我还未适应好没有鸡鸡后要怎么控制小便,所以内裤里面还要垫上护垫,让我不会尿到裤子。穿上它的感觉也很特别,我从未感到内裤这样贴近过,这让我觉得很舒服。

  回到家中,我的父母都对我的身体非常满意,他们都为我感到骄傲。他们的两个儿子都勇敢地接受了阉割,成为完完全全的阉人。

  「哥哥,怎么样?我漂亮吗?」我脱光了衣服,跑到威利的面前,向他示威地说。

  「当然了,我的小弟弟!西蒙、森姆尔他们快要来了,准备好了吗?」
  「哈哈!看着吧,今天我要让他们为我精尽人亡!」

                 完

               (番外篇)

  西蒙:「维克托,我……我想请你……帮我一个忙。」

  维克托:「你说吧。」

  西蒙:「下个月就是我的生日,我需要登记那个……就是那个,你懂的。」
  维克托:「当然可以,今天放学来我家,让我教你吧。」

  自从《男童管理条例》实施后,年满十五岁的男孩子必须割除全部生殖器。由於接受阉割的人数越来越多,政府从今年开始推行自动化登记系统,这个改变正好赶上西蒙的十五岁生日。

  门铃叮咚一响,维克托开门迎接西蒙。十六岁的维克托穿着紧身的运动服,西蒙一眼便看得出来,他正在骄傲地展示自己平坦的下体,尽管他没有直接这样说。

  维克托邀请西蒙到自己的房间里,打开笔记本电脑,登入政府的男童管理登记系统。

  系统:「欢迎。请扫描你的身份证。」

  维克托:「来,拿出你的身份证,在镜头前扫描吧。」

  西蒙:「好的。」

  系统:「请选择你需要的服务。」

  维克托:「当然是要阉了你啊,有别的选择吗?」

  西蒙的脸色尴尬,没有一个男孩子会这样说:请阉了我。

  系统:「请拍摄并上传你的生殖器外观,包括完整的阴茎和睾丸。」

  西蒙的脸更加涨红了,说不出话来。

  维克托:「来,脱了吧。」

  西蒙不情愿地站起来脱去衬衣,然后把他的长裤褪下。他的白色内裤隆起一个小帐篷,表明不像维克托,他是一个拥有生殖器的男孩子。

  维克托:「怎么了?好吧,公平起见,我也脱吧。」

  维克托脱得一丝不挂,站在西蒙面前。他的下体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,甚至找不到一年前阉割的任何痕迹,就像一个天然的阉人。西蒙的内裤那个小帐篷更加明显了。

  维克托跪在西蒙面前,拉下他的内裤,露出坚挺的小阴茎。维克托把它放进嘴里,好像吮棒棒糖那样,上下左右舔着。不消一分钟,一股温热的精液便喷射在维克托的口腔中,被他全部吞下,一滴也不剩。

  维克托:「好,等它软下来该拍照了。」

  系统:「请选择手术后的生殖器处理方式:弃置,捐赠,或保存。」

  维克托:「你希望呢?」

  西蒙:「那个……你有留着吗?」

  维克托:「当然有。」

  维克托打开床沿的抽屉,拿出里面的一个小盒子。盒子一打开,就是他的「宝物」,被塑化处理的小阴茎和两颗睾丸。

  西蒙:「真美,我也希望有一个这样的盒子。」

  维克托:「是啊,否则我还不记得有过它们呢。」

  系统:「登记完成。请在生日当天到达指定地点。谢谢。」

  西蒙松了一口气,彷彿这一刻便完成了任务,尽管他的生殖器还完好地挂在两腿之间。然而他看到维克托平坦的胯下,便想到自己很快也会一样,成为一个阉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(一个多月后)

  在西蒙的庆祝派对上,维克托拥抱了他。这两个赤裸裸的阉孩子,下体同样光滑。西蒙的伤口刚刚癒合,粉红色的疤痕仍然清晰可见,从他的小腹下一直向屁股伸延,直到新的尿道口。

  维克托:「小太监,现在你知道我怎样尿尿吗?」

  西蒙:「要不要我尿给你看?」

  维克托:「好啊,我才不怕!」

  维克托兴奋地躺在西蒙的胯下,让他的两腿跨过自己的脸。西蒙一边拿过水瓶咕噜咕噜喝下,一边把下体瞄准维克托的脸。当小便从新的尿道口溢出,它不再像男孩子一样向前喷射,而是垂直向下,洒在维克托的嘴巴和脸上。派对上的男孩子和阉孩子都欢呼尖叫起来:

  「太监!太监!太监!」

  维克托的哥哥威利也是一个阉孩子,他也喝掉一瓶水,然后跨过弟弟的脸上站着。从维克托的角度可以清楚看到,小便从两个阉孩子的尿道口洒下。但是缺少了阴茎使瞄准有点困难,他们的小便有时洒到自己的身上,使羞耻的维克托更加兴奋。

  「不公平!我喝了这么多,我也想尿尿!」

  这时候,西蒙把维克托的双腿抬高,然后俯伏亲吻他的尿道口。维克托忍不住溢出了尿液,这一边是威利的小便滴下自己的嘴巴,另一边是自己的小便不由自主地流进西蒙的嘴巴。维克托的感觉是多么美妙。

  派对上的男孩子却不能小便,因为他们的阴茎已经硬得尿不出来,只能让其他阉孩子跪下为自己口交。这并不要紧,因为他们到了十五岁的时候,都会阉割成为太监。到时候,他们也可以「站着」小便,只要不沾湿裤子。

  当西蒙擦乾自己两腿之间的小便,他开始意识到,即使阉割了阴茎和睾丸,他得到的乐趣可能比失去的更多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