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冤】【作者:魔免速度】   另类小说 
字数:4783


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。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。

  「妹妹,知道妳都干了什么吗?」一家豪华的房屋里传来了两个女人的对话。
  「姐,妳也觉得人是我杀的吗?没错,我的家里发现了死者的一块尸体,但也不能证明是我杀的人。

  姐,我承认,我出卖身体,依靠男人赚钱,但我不会杀人。我什么都不会,只会用美貌找男人,我怎么将一个警察局长的儿子大卸八块的。」

  「说的也是,其实打我调查这个案件一开始我就……」姐姐哽咽住了,无法再说下去。

  「姐,我知道,哪有亲姐姐怀疑妹妹的。不过,我猜妳那个混蛋局长已经命令妳来抓我了。」

  「唉……没错,上面要抓捕妳,因为查不出任何其他的线索,也找不到另外的尸体,再加上局长接近癫狂,估计妳进去很快就……」姐姐默不作声。

  「判处死刑,是吗?」

  「妹妹,妳逃走吧,我有办法回去覆命。」

  「姐,我逃走了妳怎么办,妳也会被抓起来,然后……不过,我有一个办法,反正横竖都是一死,还不如死在姐姐面前,也有人替我收尸。」

  「妹妹,妳說什么胡话。」

  「姐姐,这是最好的办法了,与其被子弹打穿头颅,破了相,然后弃尸荒野或者被送到实验室解剖,死在家里我已经很满足了,谁让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呢。」
  ……

 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。

  琴琴和晴晴是一对同父异母的姐妹,亲生父亲是个酒鬼,先后打走了两任妻子,原因就是生下了两个女儿。

  大女儿琴琴很懂事,学习成绩也很好,最后考上了警校,干了五年的刑警,不到三十岁的她除了有漂亮的外貌,更重要的是事业有成,当上了警局刑警队的副队长。

  而晴晴呢,由于父亲的管教不严,几乎是不学好,未成年的时候就常常出入夜店、酒吧,还失了身,不过她自己反而觉得没什么,长大了更用自己与生俱来的外貌赚钱。

  一星期前,晴晴在夜店里被警察局长的儿子看上,很快便缠在了一起,本以为借着权力,晴晴可以更加的为所欲为了,没想到,才两天,局长的儿子就被人杀了,还大卸八块。

  琴琴接收这个案子,连同十几个专家,仍然没法破案,唯一的线索就是在晴晴床下搜查出来的尸块,但晴晴却毫不知情。

  ……

  在温暖的房间内,晴晴已经将绳子系在房顶的吊扇上,还做了个绳套。
  晴晴跳下椅子,深深的拥抱了琴琴。

  「姐,谢谢妳对我的照顾,我知道,每次我从夜店回来,都是妳帮我找借口,免得被爹打。」

  「晴晴……」此时的琴琴已经泣不成声。

  晴晴没说什么,扶住了琴琴,转身站上了椅子。

  晴晴的家里很暖和,所以晴晴在家基本上不穿鞋袜,赤着脚在铺着地毯的房间里走着。

  当然,此时的晴晴自然也不会再去找什么鞋袜,反正穿上了,也是要踢掉的。
  晴晴看着眼前的绳套,又望了望琴琴,两滴泪水从眼角流下。

  晴晴将绳套套上了自己的脖子,又将多余的头发从绳套中捋出。

  如果不是正上方从吊扇上悬下的绳子,谁也想不到这是一个即将要结束自己生命的女孩。

  「姐,要不……要不妳先出去吧,我怕到时候……」其实晴晴想让琴琴来替自己踢掉椅子,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,因为她也知道姐姐比自己更下不去手,来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  晴晴刚说完,琴琴就转身跑出了门外,她自己也害怕,无法面对妹妹的生命在眼前逝去。

  但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,唯一的证据就在妹妹身上,短时间内,根本无法查出更多证据,而在搜查的时间里,晴晴早就被枪决了。

  无论晴晴做了多少错事,她一定是诚实的、清白的。

  再说,晴晴最后的决定也没有错,她不是畏罪自杀,只是因为谁,尤其是像她这样漂亮的女孩,谁不希望留一个全尸,漂漂亮亮的离开这个污浊的社会呢?
  看着琴琴远离了自己的视线,晴晴也闭上了饱含泪水的双眼,似乎坚定了决心一样。

  晴晴的一只脚伸出椅子边缘,半只脚掌离开了支撑她的椅子,另一只脚则向前一迈,身体悬了空。

  长长的绞绳拉的笔直,晴晴的身体也下降了一点距离,在双脚的轻微蹬踢间,椅子又被踢得更远了些。

  晴晴从未听人说过窒息是什么体验,只从电视剧中看到过上吊的人死装很美,却不知道过程如此的艰难,尤其是自己的身体完全悬空以后。

  晴晴的双脚一点点朝下绷直,趾尖指向地面,冲着可望不可即的地方,做着无谓的划动,并且划动的距离一点点扩大。

  晴晴的双手捏紧了身体两旁的红色丝质连衣裙,轻滑的连衣裙被晴晴的两只手揉捏成一团。

  此时的晴晴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勒的生疼,大脑也愈发昏沉。

  早知道如此,还不如被抓紧去一枪崩了轻松,晴晴开始对选择的死法感到后悔。

  渐渐地,晴晴的双颊逐渐由白变成了红,像是害羞一样,如果晴晴不是在上吊,她应该会觉得不可思议,她上一次双颊通红还是在学童时期与自己喜欢的男生独处呢。

  当然,双颊通红可能不只是由于窒息,由于控制不住自己的膀胱,晴晴所幸让尿水肆意排出,顺着自己白嫩的小腿流下。

  失禁的尿液最终从笔直的趾尖滴下,顺便缓解了自己双脚长时间笔直的僵硬。
  晴晴的双脚慢慢变成倾斜,脚趾也不老实的分开合并,用尿液洗刷自己趾间的缝隙。

  失禁让晴晴的挣扎进一步加深,就连晴晴的大腿也开始了前后的摆动,双手离开了被捏成一团的裙子,开始在空中挥舞,抓挠着根本无法触碰到的空气。
  早着这一切的原因,是因为晴晴彻底失去了意识,在空中蹬踢和挣扎的只不过是一具只有躯壳的肉体。

  随着全身挣扎的剧烈,晴晴的身体震得吊扇都吱呀作响,可这样晴晴也没有对声音感到满足,因为笔直的绳子也由于挣扎发出了轻微的响声。

  晴晴的双颊更加的红润了,而此时晴晴原本安详闭合着的双眼,也慢慢睁开,泪水顺着眼角流下,流进了晴晴张大的嘴巴中。

  由于晴晴认为上吊是唯美的,自然不想让舌头伸出来,可现在秀气的小嘴却张的老大,抵住舌头的上牙还在发挥微不足道的作用,阻挡着舌头一点点的外出。
  剧烈的挣扎过后,晴晴的身体逐渐恢复了平静。

  遮挡在连衣裙中的大腿最后开始蹬踢,也最早结束这没有任何意义的挣扎。
  然后,是晴晴的小腿。

  最后只有被失禁的尿水浸泡过的玉足,脚底还有着红润,不过当脚趾最后一次轻点,红润也开始缓慢的散去。

  晴晴纤细的两只胳膊,早早从空中退回到两侧,似乎跟衣服过不去,又捏成一团,当晴晴蜷曲的手指慢慢伸开,褶皱的连衣裙终于恢复了原本的模样。
  晴晴通红的脸部已经开始略微发紫,好在看到的不是很明显,也算没有辜负晴晴对上吊自杀后自己美丽死相的美好幻想。

  透过涣散的眼神,晴晴的双眸中已满是空白,所幸让半睁半闭的眼皮遮挡了大半。

  晴晴脸上的泪痕犹在,粉红的丁香小舌在和上牙的较劲中胜出,吐出了舌尖,但却没能再进一步。

  一个被冤枉的女孩,就这样冤死在绳套上,被痛苦的窒息带走了生命。
  晴晴在绞绳上吊了多长时间,琴琴就在屋外哭了多长时间。

  突然,急促的电话声打散了这一片宁静。

  「喂,队长……我……」

  「妳抓住妳妹妹了?没事,我理解妳,放了吧。」

  「我其实……她……」

  「琴琴,妳怎么哭了?没事吧?我是说,凶手自首了,不是妳妹妹,另有其人。」

  「可是我妹妹已经……」琴琴欲言又止,话到嘴边说不出口,因为她也明白,即使说出口,又能改变些什么呢?

  「我知道,妳妹妹认罪了,那都是严刑逼供的,不算。局长老人家的脾气妳还不清楚,一码归一码。

  虽然他儿子没了,可凶手把他上家逼出来了,这下局长直接高升了,那个不成器的儿子算个啥?搞不好还不是他亲生的呢,妳赶紧把人放了,然后回来报导。」
  「队长,我……我……我不想干了。」

  「什么跟什么吗,我说了,妳妹妹无罪,还有,我要是当了局长或者副局长之类的,我那个队长的位置妳不想要?再说,就算妳一定要辞职,也要回来跟我当面说清楚原因!」

  「队长,我恐怕回不去了,副队长妳就重新任命吧。」

  「喂……喂……这混蛋丫头,长本事了,还挂我电话。」队长反倒是显得无奈。

  挂了电话,琴琴将手机扔出了窗外,整个人瘫倒在地上,泪水再一次如泉水般涌出。

  良久,琴琴才艰难的从地上站起,走到了晴晴的尸体前。

  琴琴紧紧的抱住了晴晴悬在空中早已冰凉的下肢,哭湿了晴晴的连衣裙。
  「晴晴,姐姐害了妳,姐姐陪妳……」

  琴琴将晴晴踢远的椅子从新搬回来,搬到吊扇下方,而自己则面对着晴晴。
  「姐姐可能不能给妳收尸了,咱姐妹俩就这样一起吊着吧……」

  琴琴从兜里拿出来一双黑色丝袜,这是顺手从晴晴屋外的晾衣架上找到的。
  琴琴找不到合适的吊具,本来想用自己的黑色丝袜,可自己穿着制服和靴子,脱下来太过于麻烦,以至于会让妹妹太过于孤单。

  琴琴将丝袜的一端打上死结,将其中的一头系在吊扇上,被晴晴上吊用的绳头压住,另一头在自己的脖子上绕了个环。

  厚厚的靴子底和弹性很大的丝袜将踢翻椅子琴琴慢慢送回了地面,琴琴又气又恨,愤怒的甩掉了碍事的长靴,露出了穿着黑丝的丝足,重新站回椅子上,将丝袜绕上脖颈,捋出头发。

  琴琴的一只脚向后一迈,椅子重新踢到了远方。

  丝袜的弹性很强,尽管是第二次拉扯,仍然让琴琴的身体下坠,好在琴琴脱下了靴子,在距离脚尖不足一寸的地方,下坠戛然而止。

  琴琴可能由于不敢看见妹妹的死状,头一直低着,大大的眼睛望着地面,看着自己的丝足。

  而自己的丝足呢,则由下坠时的平静,开始变为翩翩起舞。

  两只脚互相靠近,相互揉搓着,一会儿用脚掌摩擦脚背,一会儿又用脚背摩擦脚掌,有时两脚靠近,脚趾和脚趾也在摩擦着。

  脚丫的轻微摆动也带动了小腿的蹬踢,不过琴琴的丝腿似乎黏在了一起,相互碰撞着发出了「嘶嘶」的声音。

  双脚挣扎不大,双手也不会太过激烈。

  随着窒息渐渐加重,丝袜勒如脖子的部分越来越深,琴琴紧紧皱起的眉头和瞪大的眼睛促使双手开始抓挠自己的脖子,抓挠着陷入肉中的黑色丝袜。

  丝袜勒开了琴琴的嘴巴,樱桃小口也慢慢张开,吐出了粉嫩的舌头,时伸时缩,似乎在舔着面前的空气。

  琴琴的喉咙中则发出轻微的怪声,细细地听,也不知再念「琴琴」还是「晴晴」。

  丝袜越来越紧,窒息越来越重,琴琴也不知道看清看不清眼前的景物了。
  自己的一双丝足终于不再小幅摆动,挣扎也开始变得剧烈,可连自己距离晴晴一半的距离都不到,也许就连失去意识的躯壳都知道,不要打扰到自己妹妹灵魂的休息。

  不过,由于蹬踢的距离短,速度自然快了许多,原本还在「打架」的两只丝足,此时一前一后起来十分默契。

  可能是陷入脖子的丝袜已经将自己勒的麻木,感觉不到疼痛,又或者是胸口如火烧版的痛,也或许是因为琴琴能够肆意挣扎的时间所剩不多,没有力气了。
  琴琴的双手从脖子上放下,一直抓挠自己的胸口,将胸前淡蓝色警察制服的扣子都挠开了一颗。

  但这并不能缓解胸口灼烧一样的疼痛,琴琴依然在撕裂着自己的衣服。
  丝袜卡死了琴琴的气管,也将周围的皮肤弄成了暗紫色,不仅如此,就连琴琴白嫩的脸庞也变得发紫。

  和晴晴的红紫不一样,晴晴的脸几乎看不出紫色,而琴琴的脸从远处一看就能看到。

  琴琴嘴巴中的口水由于头部朝下,口水直接滴落到自己被撕开口子的衣服里面的酥胸上,整个胸口上湿了一大片。

  舌尖上挂着口水黏住了自己垂落的头发,同挂在吊扇上晴晴的艳尸相比,原本美貌就略输于晴晴的琴琴,此刻更加吓人,原因还要加上两只眼睛全部翻了白。
  琴琴的蹬踢非常的小,以至于慢慢停下了也无人知晓,失禁的尿水湿透了左腿一整腿的丝袜,顺着脚尖流到地上,干了不少的地面再一次被尿液打湿。
  琴琴的双手先后从胸口放下,无力的垂在了身体两侧。

  失禁没有让琴琴的脸变回红嫩,但也没加重双颊的暗紫。

  琴琴的舌头吐在嘴外,伸出一多半,还黏着一缕秀发。

  猛地,琴琴的身体抽搐了一下,随后低下的脑袋又向左下垂了一点,琴琴的身体就再也不动了。

  等到琴琴和晴晴二人的尸体被发现,已经是很长一段时间了,具体多长,没有人知道,只知道两人的尸体都变成了干尸,根据勘察现场的片警说,即使是这样,两个女孩仍然风韵犹存。

  两个女孩死了,而那位警察局长反而平步青云,似乎到省里的警察厅当副厅长去了……

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。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