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她的隐藏属性】(09)【作者:漂流瓶】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60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(九)二十

  看完这段对话,我的第一反应是有点窃喜,真儿具有那种特质,我的调教可以更进一步。同时又有一丝隐忧,她真的会跟其他男人文爱?或者是更进一步的语音甚至视频?那她的进度已远远超出我的想像。还有健身课上骚扰他的人,是不是在迎新晚会上遇到的几个人中的一个?去度假村的路上,她说跟她聊天的是前男友的室友,是不是同一个人?一连串的问题,让我理解女生口中的没有安全感是一种什么体验了,是那种无法掌控局面所引起的焦虑感,我必须得做点什么。我决定先从体育课入手,潜入健身房用相机记录下全程。感谢科技的进步,我不需要冒着风险求购针孔相机,买个gopro就可以。上网查一下,旗舰款是9月份发佈的hero6,4k分辨率60帧或者1080p240帧输出,国内还没上市,美亚售价接近4000。

  「就算偷拍不成,以后还可以戴头上记录下她高潮的样子。」我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,刷卡下单。

  平时不经常海淘,哪知道要足足等一个月才能收到包裹,盒子上还有一块水渍。拆开包装插上内存卡,万幸能够正常使用。在等待收货的这段时间我也没有闲着,去过她学校的健身房踩点,面积不算大,300平左右,把手机放在角落里试着拍一下,勉强可以拍到房间的全貌,gopro有广角模式肯定没有问题。我跟真儿的感情也在持续升温,她的羞涩渐渐褪去,开始主动表达自己的需求,我自然义无反顾,一次又一次把她送上高潮。

  同时,我保持着每晚例行检查她漂流瓶的习惯。那人向真儿打过几次招呼,但她一直没有回复,可能是她没及时看到,也可能是最近没什么可聊的。这条线索暂时断了,我只能寄希望於体育课上有所发现。11月8日,是真儿的二十岁生日,那天正好也是星期三,她有体育课。我是这样安排的:约了她晚上见面,吃个晚餐一起过夜;下午向公司请了假,真儿的体育课是一点到两点四十,我录完视频还来得及赶回家准备晚上的约会。

  午休时间一到,我第一个打卡离开公司。在车里换上新买的连帽衫和工装裤,脚上是一双几年没穿过的板鞋,这身打扮料她认不出我来,我看着后视镜中的自己都有些陌生。

  12点半,到达真儿的学校。中午大家都去吃饭了,我轻而易举地混入健身房。拿着淘宝买的黄色三角牌,上面写着小心地滑,支在房间的角落,朝地面撒上些许色拉油,再用拖布挡住三角牌下面的gopro,一切准备就绪。出门到走廊找个凳子坐下,一边刷着微博一边关注健身房门口。12点55分,要上课的同学陆续走进健身房,真儿也跟两个女生有说有笑地走进健身房。总共有二十余人,一大半是女生,剩下六七个男生中有两个我熟悉的面孔:迎新晚会上的龙哥和胖子。

  学校里的健身房,不像外面的商业健身房有整面玻璃幕墙,只有门口能看到里面,但那样会暴露我自己。走远了又怕有人顺手拿走我的gopro,不光看不到录像,4000块钱也打水漂了,只好干坐在凳子上刷微博,坐的屁股疼了就站起来走两步。

  坐立不安地熬过这一个小时四十分钟,差点耗光我这个月的流量,下课的铃声终於响起。其实没下课就有人提前离开,真儿却在下课铃响后半天磨磨蹭蹭地才出来,我等到人都走光,再次潜入健身房收走我的东西,一路风驰电掣开回家里。打开家门,玄关处多了两双鞋,一双白色匡威帆布鞋和一双红白配色AJ13。这双AJ我认得,是我弟的,那帆布鞋的主人是谁?再说今天星期三,这小子应该在学校才对。

  光脚朝屋里走去,他的卧室门开着,我头伸进去没见到人影。反倒是对面我的卧室房门紧闭,门口地上还有一件白大褂。他妈的,臭小子逃课回家打炮,还跑到我的床上玩制服诱惑?我真想踹开房门拿腰带抽他屁股,可要是把他吓的阳痿父母肯定饶不了我,我还是先去看看录的视频吧。

  坐到客厅的沙发上,拔出gopro的内存卡插到手机里,顺手拿起一个苹果。打开视频,一个中年男子站在大家面前,那啤酒肚让人很难相信他是健美课的老师。「各位同学我再说一遍啊,这个学期的考试标准,女生一分钟仰卧起坐,20个及格,50个满分,男生一分钟俯卧撑,30个及格,60个满分。只要大家稍微练一练,一点都不难。大家练习的时候一定注意要先热身,重量大的话互相辅助一下,千万别受伤,好吧。现在你们自由练习吧。」说完背着手走出了健身房,这老师当的也太容易了。

  4k分辨率确实清晰,我一眼就找到站在远端的真儿。她紮着马尾,一件宽松的T恤,肩膀偶尔露出运动内衣的肩带,深灰色七分运动裤将她的翘臀分成两个半球,姣好的身材让我的眼睛自动屏蔽了其他女生。

  第一项真儿选择了椭圆机,位置不太理想,我只能看到个侧影。如果我是这录像的导演的话,我一定要把镜头推到她的正后方,给屁股一个特写,就这么让观众看着两个半球上下起伏。

  没发现什么异常,快进到下一个项目,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。真儿大部分时间都在划水,踏了五分钟椭圆机,聊天二十分钟,才走到单车旁边,共六辆前后两排各三个。真儿跟另一个女生坐上前排的两辆车,这时我注意到龙哥(我真想知道他到底叫什么,就不用每次写到他还要叫一声哥)和胖子尾随着真儿,坐到了后排的单车上。

  真儿骑单车专业得多,几分钟热身后加快了速度,屁股抬离座椅,身子跟地面几乎平行。倒是便宜了身后的两匹狼,真儿的翘臀就在他们面前左右摇摆,两人连车都不蹬了,瞪大了眼睛一秒都不愿错过。那个龙哥时不时还摆弄着车头驾着的手机,显然他在录像,胖子的手不自觉地抓了几下裤裆,以为自己是迈克尔傑克逊呢?

  他们也就是过过眼瘾,没有身体上的接触,我继续快进。骑完单车的真儿,T恤的胸口已经被汗打湿,真儿擦汗的工夫,龙哥凑上去跟真儿说了几句,两个人走到力量架跟前。这是离gopro最近的器械,我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。
  「你想加强臀腿的话,这次不要用哑铃,用杠铃效果会好点。」从手臂线条来看,这个龙哥应该有练过。「感觉杠铃都好沉,我能举动么?」真儿有些犹豫。
  「我在旁边保护你,不会有事的。」说完龙哥去拿了个杠铃杆,支到重量架上,高度比真儿肩膀稍低,「你试试,把杠铃背在肩膀上站起来。」

  「唔……不行,太重了。」我明明看到旁边有10公斤的短杆,他却拿个20公斤的标准杆,真儿能举得起来才怪。

  龙哥走到真儿身后,伸出手跟真儿分担杠铃的重量:「再试一下,慢慢向下蹲。」

  真儿开始下蹲,屁股自然向后撅过去,结结实实怼在龙哥的裆部。胖子也走过来,一脸羡慕的表情。两人贴在一起做了十个深蹲后,龙哥帮真儿把杠铃放回到架子上。两人身体一分开,龙哥下体赫然鼓起一个包。

  他朝胖子做了个手势示意胖子一边去,对真儿说:「我再帮你做做放松吧,就像以前一样。」

  真儿看向四周,因为快要下课不少同学已经先离开了,只有房间另一头还有几个女生,「好吧。」

  真儿仰卧在地上,gopro精准地捕获到她胸口的起伏。龙哥跪在真儿脚下,捉住真儿的双脚把膝盖往胸前推,真儿的翘臀被推的抬离地面,紧身的运动裤把下身勒出骆驼趾的形状,随着运动一张一合。

  下身的摩擦让真儿脸色有些潮红,龙哥放下真儿的双腿,拨开膝盖向两侧压下去。随着双腿分开,他的手也向下滑去,直到扣在真儿的大腿根部,手肘压着真儿的膝盖,完成这个动作他必须附下身去,脸正好对着真儿的小腹。真儿头扭向一边,不好意思直面这场景,韧带拉伸的酸爽感使她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「翻身帮你放松一下后面。」享受完真儿大腿内侧的嫩肉,龙哥让真儿翻过身去。

  真儿趴在地面,翘臀没有因为重力变得平庸,龙哥不自觉的朝最高处滑去。
  虎口托住臀肉,双手快速地抖动着真儿的长腿,紧身裤下涌起一个又一个波浪。

  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,他松开手,一把抓住真儿的双臀,和麵似的从各个方位揉捏真儿的翘臀,镜头拍不到真儿的表情,画面里只有她握成拳头的双手。
  龙哥向远处使了个眼色,胖子悄悄走过来,龙哥把位置让给胖子,在真儿不知情的情况下,胖子用力抓了几下,真儿痛的叫了一声,龙哥害怕真儿发现,抓着胖子的领子把他薅走了。

  其他人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龌龊,只有gopro在勤奋的工作。

  我呢?我无耻地硬了。

  放下手机,卧室的房门打开了,浩廷身上「挂」着一个女生,两人拼成火车便当的姿势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走出来,身体结合处不时发出啪啪的声音。

  浩廷先发现了沙发上的我,抽插骤然停止。他身上的女生不明就里,抬起头来顺着他的目光看过来。「啊!!!」她从浩廷跳下来往卧室跑去,您可轻点别耽误我们孔家传宗接代。

  「哎!错了!这屋!」我弟拽住她,把她送回自己的卧室。

  他把门关上,吃完半天的苹果核朝他摔去:「你小子胆子肥了,敢逃学?还跑到我床上去?」

  臭小子捂着下体,双手作揖:「哥我错了,我这就把床单给你换好。」
  我指着他的鼻子:「给你半个小时,先去把衣服穿好」抽出钱包中的信用卡递给他,「今晚你爱去哪去哪,别在家待着。」我这个哥哥当的是不是太不称职了,为了自己过瘾安排弟弟出去开房。

  他接过卡:「哪用得了半个小时,二十分钟,就二十分钟,我保证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。」

  「还制服诱惑。」我照着他屁股卷了一脚。他用手挡住我的腿,嬉皮笑脸的说:「不是,哥,她真是护士。」

  「护士?多大啊?」

  「24。」

  「还姐弟恋,你可真行,要是肚子大了我可不帮你摆平,自己看着办。」现在这些小朋友,给把梯子就能登月,拿把菜刀就要征服世界,管不了管不了。
  「哥你放心,不可能的事,你看。」他指了指下体的雨衣。

  「谁稀罕看你那玩意,干活去。」

  臭小子按时打扫完屋子,领着他的新女友出门潇洒去了。我把内存卡收好,开始准备今晚的约会。过生日肯定少不了礼物。现在是11月,送点什么好?当然是iPhoneX,3号首发我去抢了一台,9688元,以前我没送过女生这么贵重的东西,但想到真儿的音容笑……错了,想到真儿的一颦一笑,眼睛都没眨就把卡刷了。说不定她收了我的X,就会把现在用的7送给我,让我换掉手里的6呢,美得我都笑出声来。

  今天第二次来到她的学校,堵车让我迟到了3分钟,到宿舍楼下的时候,真儿已经站在楼门口了。她身披一件深棕色的大衣,衣袖和下摆的百褶元素看起来又有点像连衣裙。腿上是……吊带袜?

  真儿坐上副驾驶,系好安全带:「我们去哪?」我这才看清她穿的是假透肉打底裤,所谓的吊带只是颜色搭配出的效果。这个天气如果她真穿吊带袜的话,我还有点心疼呢。

  「先回我家。」

  真儿鄙夷的看了我一眼:「这才几点?」

  「你忘了我们的赌局了?说好今天我给你选衣服的。」

  「那我白打扮了,这身你喜不喜欢?」真儿双手搭在我的右肩,脸向我贴近,一股香气扑面而来。

  我捏捏她的脸蛋:「怎么会白打扮,我只准备了里面的衣服,外面这件你还可以穿。」

  「别捏,皮肤会松弛的……不让你捏脸不代表你可以捏别的地方,你就不能老实开车……流氓,不要碰那里。」

  ……

  回到家里,空气清新剂掩盖了淡淡的精液气息。

  「你的衣服呢,拿出来吧。」真儿坐到我的床上。

  我递给她一个眼罩:「我帮你穿。」

  真儿白了我一眼,羞涩的戴上眼罩。我拉着她站起身来,一颗颗解开外衣的扣子,里面是一件乳白色紧身打底裙,拉开背后的拉炼,将她纤细的手臂从衣袖中解放出来,裙子滑落到地上。我没有继续解开浅绿色的内衣,弯下腰把裤袜从双腿剥离。换成平时,她穿着内衣在我面前也没什么好羞涩的。但是在视觉被剥夺的情况下,真儿不安的转着头,不知道接下来会被如何处置。我脱下拖鞋,轻轻踏在地板上不发出任何声音,从各个方向轻触她的身体。「你别闹了~ 」真儿有点生气。好好好,给你换衣服。

  两分钟后,「把眼罩摘下来吧。」听了我的话,真儿取下眼罩,镜子里的自己穿着一件白色旗袍,辅以些许花纹加以点缀。旗袍是正经旗袍,但是开叉不正经,几乎开到胯骨,幸好双腿被白丝覆盖才没有露出内裤。

  我大费周章就是为了让她穿件旗袍吗?当然不是,玄机都藏在我刚为她穿的白丝上。假如掀开旗袍,就能发现她屁股上写着诸如肉便器、绝对服从、精液便所之类的污言秽语,松开手就又是一双洁白无暇的美腿。

  蒙在鼓里的真儿对我这一身十分满意:「还蛮合身的,等我一下。」走到镜子前紮出个双丸子头,增加自己的二次元属性,「怎么样?」

  「十分!」我伸出两个大拇指,「饿了么,咱们吃牛排去。」

  穿越半个城市来到一家牛排店,然而需要等位。屋里暖风给的很足,真儿解开外衣的扣子,坐在小圆凳上,白丝上的便器两字从开叉处溜了出来。旁边一位络腮鬍子的老哥时不时偷瞄几眼真儿的大腿,到最后实在按耐不住,朝我挤眉弄眼吸引我的注意,他举起拳头食指勾来勾去:这老哥把我当成玩91的了。
  我笑着摇摇头,真儿也发现我们的交流:「你们认识?」

  「不认识,可能是他认错了吧。」真儿不认识这个神奇的手势。

  「请16号用餐。」正好排到我们,不能再让他一饱眼福了,抱歉。

  「别吃太撑了,小心一会全被我怼出来。」我看着真儿在我对面狼吞虎嚥,好心提醒她。

  「我才刚开始好吗,你怎么不吃了?」

  「我是吃饱了,谁像你那么能吃,要不你去开个直播吧,就叫大胃王真子君。」
  「直播间叫这个名字有人敢进来吗,不怕我从显示器里爬出来?」

  ……

  「先生您一共消费1558元。」我把卡递给服务员,还没输入密码,消费短信就发了过来,这也太快了吧,再一看:「尊敬的孔先生,您尾号5293的信用卡8日19:23分於铂尔曼消费949元。」被我弟坑了一笔,妈的打个炮还非得去五星级酒店。

  真儿去补妆的功夫,等位时那老哥又跑到我跟前,递上名片:「兄弟,需要单男联系我,费用我全包。」

  我哭笑不得,接过名片他就离开了。手边没找到垃圾桶,顺手塞到了兜里。
  前菜吃完,到了正餐时间,我载着真儿火急火燎赶回家里,刚关上大门,直接把真儿按在门上,饥渴的啃食她的肉体。「等一下,衣服还没脱呢。」真儿被我吻得喘不过气。

  我拿出准备好的礼物,真儿伸手接过来,看到是iphoneX的盒子有些迟疑:「真的假的?」她拆开包装,发现是如假包换的手机,蹦到我身上亲了我一口:「你怎么对我这么好?」

  「你人有趣,长的又美,怪我咯?」

  「怎么学得油嘴滑舌的。」真儿捧着我的脸,双唇未曾离开。「今天开心吗?」
  「嗯……开心,可是你不用非得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的,有你陪着我就很开心啊。」

  「我是想让你更开心一点,因为有一件事,我告诉你你不许生气。」我抱着她走到镜子面前,提起她的旗袍。真儿回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身上的文字,起初只是惊讶,又想起自己刚刚穿着这身出街,盘在我腰上的脚来回踢我的屁股:「大变态,看我不踢死你。」

  「那我今天就变态到底。」我抱着她走进浴室,一手取下花洒,把水开到最大。等到真儿的旗袍变得透明,我松开手任由花洒敲击墙壁。真儿被淋成了落汤鸡,双手抱在胸前可怜楚楚的看着我。

  这更激发了我的兽性,扯着旗袍将真儿转过去,把她双手按在墙上。我蹲下去,撕咬着她屁股上的污言秽语。白丝被我的牙齿磨出个洞,我用力一扯便扩张成个口子,里面是成套的浅绿色内衣。我拾起花洒,再次把水流调到最大,让水柱冲击她的阴蒂。

  「啊~ 不要~ 受不了了。」

  我把她的长发在手上绕了个圈,扯着真儿的头发:「叫爸爸,叫爸爸我就饶了你。」

  「变~ 态~ 我才~ 不叫你~ 爸爸。」

  我将花洒贴得更近。

  「啊!!!!」真儿的尖叫刺痛我的耳膜,我见她没有屈服的意思,扒开白丝和内裤,脱下一个裤腿,内裤孤单地挂在另一条腿上。

  我再次将花洒对准真儿两腿之间,「嗯~ 嗯~ 不要」我分开她的阴唇,「别~ 啊!我错了,爸……」真儿的声音比蚊子还小。

  「大声点。」

  「爸……爸爸。」

  「爸爸这就来爱你。」我脱下早已湿透的衣裤,接下来的剧情不言而喻……
  过了几天,漂流瓶里产生了新的聊天记录。

  「请彙报你的情况。」那个人的头像换成了X战警的logo,叫他X好了。
  「什么鬼?谁要跟你彙报。」真儿过了一天才回复X。

  「想听你被调教的过程不行啊。」

  「去你妈的,你才被调教呢。」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她的聊天记录,还是不太习惯她说粗口的样子。

  「你不承认也没用,事实就是这样。」X也看穿我的手法了。

  「好吧,确实有点……」

  「你男朋友又把你怎么了?」

  「他蒙着我眼睛,给我穿上一条白丝,等到我们出去转了一圈回来,他把我旗袍掀起来,卧槽那屁股上写这一堆乱七八糟的。」

  「我懂了,具体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呢?」

  「……说不出口。」

  「哈哈哈哈,很绅士对吗?」X看来也接触过二次元。

  「嗯。」

  「等一下,还有旗袍?」

  「他给我买的,还逼我穿出去,特别羞耻好吗,饭店热得不行,我也不敢脱外衣。」

  「你应该很喜欢啊。」

  「……喜欢,最后都有点湿了,幸亏是在浴室里,本来就有水,他没看出来。」
  「来我们讨论一下浴室这场戏。」

  「你滚,你是导演吗?就是他把我淋湿了。」

  「旗袍淋湿就成透视装了吧?」

  「你说的那是情趣内衣,正常旗袍只会贴在身上,当时我真想钻到瓷砖缝里。 」

  「然后呢,干嘛了?」

  「然后……就那样呗。中间他让我叫他爸爸是什么鬼?」

  「给你增加点乱伦的刺激啊。」

  「你他妈……还乱伦。」

  「你家就你一个孩子吗?」

  「是啊,不过他有个弟弟。」

  「你看,你已经自动产生联想了。」

  「cnm,我没有。」

  「好好好,我错了,不过这一个月时间就这一点可以讲的吗。」

  「还有就是健身课。」

  「我都忘了这事了,那个人有继续骚扰你吗?」

  「也不算骚扰,而且我看他那猴急的样子,还挺有意思的。」

  「你做了什么让他猴急?」

  「我想练腿就做深蹲嘛,他故意跑到我身后,盯着人家屁股看。」真儿说的应该是之前课上的事,我在生日那天的录像中没有发现这一段。

  「看得你湿了?」

  「你别把我说的那么……我就是认真的练啊,蹲的时候运动裤被撑开,他在后面一说话能感觉有风吹进来,捂脸。」

  「他一定看硬了。」

  「平时我都用哑铃也不要帮忙,前两天那次课,他让我用杠铃,然后贴在我身后帮我举,我蹲下的时候能感觉到,他确实硬了,呵呵。」

  「所以呢,你们什么时候来一炮?」

  「我对他才没有兴趣呢,只是逗他玩好吗。」

  「逗他玩?还记得你上次说,不主动勾引就不算背叛吗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现在你已经背叛他了。」

  「没有,隔着衣服有点身体接触,挤公交也会啊。」哼,死鸭子嘴硬。
  「那给你个重新回答的机会,怎么才算背叛。」

  「……不知道,反正我就没有。」

  「wait and see」

  聊天记录就到这里,X问出了很多真儿的内心想法,尤其是她对我羞於启齿的那部分,让我开始有点感谢他。言语里能看出真儿对那个龙哥没什么兴趣,我也没必要去干涉她的小把戏,随她去好了,反正她的心是属?我的,我以为我已经将性福紧紧攥在手里。呵,我以为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ppaaoo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